国防科技走入“民用时代” | 亚丁湾护航,一次海洋领域的军民融合

来源:科技日报



海洋领域一直是我国最为薄弱的战略要地。

2017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海洋成为三大重点建设领域之一。

一直以来,我国顶着海洋大国和海军弱国两个帽子。海洋面积约为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约300多万平方千米,我国是名副其实的海洋大国;而近代列强多从海上方向进行侵略,清朝时更是“陆军上了船”就叫水师,海洋之羸弱可见一斑。

近二三十年来,我国海军才真正发展起来。全球化经济下,海上通道和海洋资源在经济、军事上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军事科学院军民融合研究中心秘书长于川信说,海军发展至少能从两个层面带动经济发展,一是维护海洋安全,为海上经济护航;二是海上装备发展能拉动各领域产业发展。海洋非常特殊,它包括空天配合、陆地支持和海洋特色,是军民融合领域最复杂、要求最迫切、最广泛的领域。

海军研究院钱晋表示,过去,国情决定我国形成军工集团来集中国家财力做军品。现在长期处于和平时期,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下,鼓励民用新技术及时补充进来,提升海军战斗力以适应现代战争需要。他建议,民企可以两个方面着手“参军”,一是原创技术和核心技术,二是产品。      

海洋领域一度“民带军”



海军战略专家钱晋认为,我国海洋领域一直是民用带动军用。

民用领域主要分为科研和经济两个方面。科研上,以深海探测与开发、可燃冰开发等为标志;经济上,包括开通海洋交通线、渔船打捞走向远海等。船舶装备上,万吨级轮船早已能够自行建造。

而新中国成立前,海军使用的多是缴获自国民党或美国二战使用后淘汰了的舰船以及苏联引进的小快艇和他们看不上眼的驱逐舰。清朝时更是“陆军上了船”就叫水师。“过去总体上海军是弱小的,防御策略是以陆制海,即将海洋作为一个屏障来加强国家安全防御,因此从不曾走出近海深入远洋。”钱晋说。

我国真正的海军是近二三十年发展起来的。亚丁湾护航是我国海军舰艇走向远海的一个标志事件;航母“辽宁舰”之所以让国人振奋,是因为真正彰显了海军的国际性军种特点。“现在,我国海军在近海基本成熟,正在向远海远洋拓展。”钱晋表示。

于川信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海军舰船和民用商船侧重点是不一样的。海军的任务是在战略通道上为商船护航,根据作战需求来建船。而民船远洋运输造价低,吨位越大效益就越高。

海洋领域军民融合程度最深

去年七月上映的《战狼2》,让国人想起了亚丁湾护航,二者将中国军人在国际舞台维和的壮景揭开,现实中,世界强国派海军舰艇为远洋商船护航早已成为惯例。影片《敦刻尔克》中的民用渔船自动加入为军队运送物资的行列扭转战局也令人印象深刻,事实上,世界各国海军执行海外作战任务,很多装备设施都是通过民用船运输。“18世纪的海洋时代以来,海洋领域一直是军民融合的。”于川信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军民融合是海洋强国建设的重要领域,这与我国著名的“三条路”的基础设施建设紧密相关,即空中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海洋丝绸之路的特殊之处在于,无论是商船出海或海军护航都需要空天支援。北斗、雷达为保障海军出行发挥重要定位导航作用。于川信说,“这本身就是军民融合。”

此外,军舰和民船的保障系统基本一致,民船遭遇的风速、盐度、水流速等问题军舰也会遇到。在这种情况下,海况的保障也体现着军民融合。国家海洋局已经和海军签订合作协议,获取的海洋数据军地共用。“海上是立体式的多学科领域,单靠军、地的哪一家都不行。”

上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对海洋需求越来越高,海防要求也越来越高,原来军民融合的程度远不适应现代海洋发展要求。于川信表示,目前制约我国海洋军事发展的瓶颈技术是远距离探测技术,海底环境复杂导致探测技术难以推进,反观美国在海底观测距离为几百公里。加快海上军民融合成为当务之急。    

海洋领域军民融合怎样开展

     

答案在海洋军事装备的生产中。

以舰船的生产为例,海军委托军工集团来建造,这个过程中配套企业不断进来,有军工体系内的科研单位,还有民营企业。这个大的过程就是军民融合过程。



截至2017年初已有2600多家具有资质的民营企业能够参与军品生产。“越扩大,军民融合程度越高。”于川信说。

钱晋认为融合中有三个方面应该注意,第一,技术和产品参军是不一样的,军民融合的初衷是引进原创技术。第二,技术或产品参军,应解决好二者的利益分配问题。第三,既要保持军工和民企竞争场面存在,还要避免垄断形成。

海洋领域军民融合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于川信介绍道,我国计划于2050年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围绕这个目标,军民融合首先要进行军民一体化设计,一张图设计、一张图施工、一张图推动,以使海军能够达到海上作战和海上安防的要求。其次,将当前和未来的最新技术、最新管理方式都实时融入到海上作战体系。这就要在运行机制上,让军政民有一个沟通、会晤、协调机制。第三,要培养一大批高精尖装备企业,引导他们往军民融合战略层面发展,让民营企业的战略与国家战略紧密结合。

于川信在多个场合对民企强调,军民融合应关注的三大领域分别是两蓝一灰、人工智能和网络空间。它们是军民融合程度最高、相互牵引最强、相互转化频率最高的三大领域。

“民营企业要靠智慧参军,在军民融合中“借船出海”,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只有进入军工领域才能真正学会制造军品。”于川信说。